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极速登录

任正非专访全文:孟晚舟事件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

IFChinese/ 2019-1-30 09:23/ 阅读 555/ 评论 0

引言:这里是华为深圳总部,31年前华为从这里起步。到现在,它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与公司的声名在外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它的创始人任正非这些年来却极少在媒体上亮相。因此,不管是华为公司还是任正非本 ...

引言:这里是华为深圳总部,31年前华为从这里起步。到现在,它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与公司的声名在外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它的创始人任正非这些年来却极少在媒体上亮相。因此,不管是华为公司还是任正非本人,在外界看来都比较神秘,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任正非却密集地接受了中外媒体的采访,我们《面对面》也在深圳总部采访到了他。

面对媒体:我觉得文字穿透力更强一些

采访时间定在2019年1月17日下午,任正非比约定的时间提前3分钟,一个人到达了采访的地点。这是他首次接受电视媒体的专访。

任总您好,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记者董倩欢迎您。

董倩:任总,特别感谢您。

任正非:我也感谢你们。

董倩:非常感谢您把这个机会给了我们,但是我仍然感到好奇,这么多年来,您为什么不在电视上露面呢?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任正非:我真没想明白,为啥不上电视。不上也没有关系,我觉得文字穿透力更强一些。

董倩:您指文字的什么穿透力?

任正非:就是我自己写文件。

董倩:我们这两天在华为园区,有媒体的VIP证。有媒体的同行,就是您的同事跟我们说,以前是没有过的,以前很少有媒体能够走进华为的园区。

任正非:我们欢迎媒体参观我们的园区,但是并没有说,我们要夸大,希望更多的媒体来。媒体来我们有接待,只是我们的接待方式可能没有那么隆重。

孟晚舟事件: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

根据公开报道的资料统计,自从1987年华为创办之后,到2019年之前的31年时间里,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总共不超过10次,然而在2019年1月15号到17号的3天时间里,他却一改常态,除了首次接受国内电视媒体的专访,还与数十家国内外媒体见了面。在外界看来,此次任正非密集接受采访,和华为近期所面临的处境,包括他的女儿华为副董事长,全球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近期被加拿大警方扣留一事有关。

董倩:因为涉及到孟晚舟事件,大家都很关注,但是我想大家关注的点和您作为一个父亲的关注点应该是不一样的。您作为父亲,想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又能为她做些什么?

任正非:我们首先感谢党和国家对一个公民权利的保护,但我们能做的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

董倩:您现在能和女儿联系吗?用什么方式联系?

任正非:打电话,说说笑话。

董倩:您现在担心她吗?

任正非:我觉得不应该有多大的担心,她需要很长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

任正非透露,当时他和孟晚舟本来是计划去阿根廷开同一个会议,因为孟晚舟是会议的主要主持者。她比任正非提前2天前往,不曾想,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号,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当地警方扣留。10天之后,2018年12月11号,加拿大法院做出裁决,批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当晚,走出法院的孟晚舟发朋友圈表示: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配图是一张芭蕾脚的华为广告图,上面写着: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董倩:您多久没有见到她了?

任正非:不知道,应该是(时间)很长了,很长吧。

董倩:因为工作的关系,很长时间见不着,这是一个正常状态?

任正非: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家庭,每个人都以小家庭为中心,忙碌完了以后,各回各的家庭。所以我们不像(以前在)农村,大家聚在一个大锅里面吃饭。

董倩:因为工作的原因,大家有小家庭的原因,长期见不到面这是正常的。但是因为这种情况这种意外,您会不会因为这种意外而特别惦记她,想念她?

任正非:她总比我的小女儿还好一点。我的小女儿放学回国,到我们家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飞走了,大女儿还好一点,还能看一看我。

董倩:您不会因为这件事特别地想念她吗?

任正非:不会。因为我觉得儿女最重要的是他们翅膀要硬,他们要自由去飞翔,这是父母的期望。父母并不期望儿女来照顾父母,这个不是我们的期望,所以他们飞得越高,他们跟我们的差距就越大,代沟就越多。他们愿意跟我们沟通就沟通,不愿意沟通我们就不沟通。

董倩:但是她毕竟遇到这么一件事。

任正非:这件事,我们还是要通过法律解决,我们是有信心能解决的。

关于“壁垒”:技术竞争是和平竞争

对于孟晚舟的被扣,华为曾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行规,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目前,从亚洲到欧洲,从南美洲到北美洲,华为在全球170个国家开展业务,已经签署了30个5G商用合同,5G基站全球发货超过2.5万个。尽管华为迄今为止没有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安全事故,但是,仍有一些国家以网络安全为借口,抵制华为的进入。孟晚舟事件更是将这种壁垒从商业层面彰显到了政治层面。

董倩:在遭遇了一系列的壁垒之后,外界舆论分析说现在恐怕是华为最危险的时候,作为公司CEO和公司创始人的任正非,他又是怎么分析当下和以后呢?

董倩:就在前段时间,我看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讲过这么一段说:华为发展到今天,不会以任何人为敌,也不会把谁看成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是现在有的人把华为当成对手,那您怎么去面对这种状况?

任正非:这是比赛你做的好不好,你做的好了以后,不会没人买的,你不要担忧,我从来没有担忧过这个事情。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前两天我对西方记者专门讲的,全世界把5G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全世界把微波做的最好的是华为,全世界做5G只有几家公司,全世界做微波只有几家公司,只有一家公司,把微波和5G做得非常好。当把5G和微波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光纤就可以回传,现在我们已经用4G这个方法很成功,普遍为穷困国家、非洲穷困国家提供了服务,但是用5G把微波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提供的是超宽带。西方实际上就是一个高档的大农村,因为是大规模的别墅群,他们每家每户铺光纤进去成本很高,这个时候他想看8k的电视,他拿什么看?我们小基站一装,方圆这一片就看了,这个全世界只有华为能做到。

董倩:但是假如有一些国家就用国家禁令的方式不让你们参与?

任正非:不买是他们傻,不买他们就亏了!这是比赛,是和平的竞争,技术竞争是和平竞争,他们除了买还有什么办法?

董倩: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比如说华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年轻的时候、小的时候没有核心科技,加入不了人家的竞争。现在有了核心科技,有了领先的技术,但是有的国家不让你参加竞争,这是每一个公司都必经的一个过程吗?

任正非:这只是有的国家。这些国家很少,没有这么大的影响。

董倩:但是就像您所讲的,欧美国家在电信领域的投资占到60%,如果重要的欧美国家不让您进,有什么办法?

任正非:不会。我们有很多东西欧美国家最终非买不可,我们一定会卖给他们的。我们不会计较他们曾经拒绝过我们,我们是市场经济,是以客户为中心,当他们要买的时候,我还是会卖给他们的。但是我重点把想买我东西的国家做好。

关注基础教育: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

只有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没有基础研究,产业就会被架空。在我们采访的地点,华为总部的接待大厅,大屏幕上反复在播放着一个宣传片,他的核心内容就是基础教育和基础科研,是产业诞生和振兴的根本动力。在今天采访之前,任正非特别找到我们说:他希望在采访中表达的也正是这样一个观点。那么我们非常好奇,因为在外界广泛关注华为作为一家企业,它的未来何去何从的时候,为什么作为当家人,他最关注的反而是这样一个话题?

任正非:我觉得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至少是生产方式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工业、农业,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工业巨大的进步来源于教育和科技的进步,所以我们认为一个国家,首先要重视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有一个外国人曾说过: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室的讲台上完成的,同时讲到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国防并不一定武器是最厉害的。我们国家经济上发展速度过快,有很多泡沫机会,大家都忙着在泡沫里面多赚点钱,可能在做学问的问题上,就有点惰怠了,有点儿跟不上时代。

在任正非看来,把教育做好,国家才有未来。因此,要提高老师的待遇,再穷也不能穷老师,要让优秀的人才愿意去当老师,让优秀的孩子愿意学师范,这样就可以实现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

董倩: 作为一名企业的负责人,(您)非常重视基础研究和基础学科,但是您知道,现在的现实是有一些高校,尤其是在专业设置上,对于基础科学(不够重视)。比如说前段时间,您到中科大的时候跟校长说:统计学非常重要,哪一门(技术)都用得到,但问题是,现在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学这个?

任正非:你讲到命脉了。主席专门讲过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什么?计算机与统计学就是人工智能。我们老说人工智能,中国没有人工智能这门课,计算机与统计学,审计学与统计学。你说我们要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时代干啥?(就是)统计。说明我们国家在数学上面重视不够。第二个在数学中的统计学上,重视不够。大家过去看,多年来好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大多使用的是统计学,所以中科大包校长跟我介绍专业的时候,我每个专业后面讲,这个专业后面加一个统计学……才能带来新时代的突破。

有一些科学家跟我讲:他说未来要不了十年(时间长短不好说),只要移动愿意多给我们一倍的钱,我们可以把带宽增宽100倍。比如说我们和苹果手机差距是什么?苹果在寒冷地带就照不了相,我们在寒冷地带能照相。(董倩:这与数学有什么关系?)这是胶水,这是我们科学家发明的一种胶水,这个胶水在低温下不凝固,所以在低温下就可以照相,因为镜头是用胶水粘起来的,其实这就是基础科学带来的。基础科学的突破,是需要非常长的时间积累。

基础研究:我希望(投入)更激励人一点

据介绍,华为的18万员工中,研究人员占到了45%,每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15%左右。2018年华为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更是达到了150亿美元,未来5年超过一千亿美元。

董倩:为什么一家民营公司,在研究产品的同时,还要下这么大的力气去加大基础研究?

任正非:正常传统的做法中,基础的研究更多是对人类未来的探索,应该由大学、科学家他们探索完成了以后告诉我们,我们再进行工业实验。通过工业实验,把他们做成一个可能使用的技术诀窍,根据这个技术诀窍,我们再去生产产品,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过去这种产、学、研分工模式不适应现代社会,我们不可能等到科学家们按照这个程序做完。所以我们自己培养了大量的科学家。我们公司至少有七百多个数学家,八百多个物理学家,一百二十多个化学家,还有六千多位专门做基础研究的专家,还有六万多工程师,构建成这么一个研发系统,使我们快速赶上人类时代的进步,抢占更重要的制高点。

董倩:但是我问您一个很功利的问题。众所周知,基础研究意味着它的时间段、时间周期一定是长的,假如投了这么多基本研究的钱在上面,见不到成果怎么办?

任正非:(周期)一定是(长)的。我们有一个研发主管徐直军,每次我都批判他,我说你看你这个人,是我浪费了一千个亿培养起来的。他说:您以前说我是您浪费了一千个亿(培养的),您今年再批判我,我应该是浪费了两千个亿了。

董倩:您认为是浪费吗?

任正非:这是一个诙谐的说法。因为科研上的不成功,也培养了人才。我们一个小伙子,到瑞典两年,领导一批科学家在半导体上突破,这是人类社会重大突破。这个突破,当时我提议给他涨七级工资,最后涨的是五级,破格涨了五级。

董倩:为什么没听您的?

任正非:我有时候说话也不算数,因为我有时候说话比较夸大一点,我希望(投入)更激励人一点,但是他们更考虑平衡一点。

人才:让科学家到中国来“生蛋”

2009年,华为开始5G研究。当时的华为,是全球通讯设备企业里的挑战者,全面销售收入仅为170亿美元,是现在的六分之一。虽然当时的5G技术标准有很多,但华为认为,土耳其教授——埃尔多尔·艾利坎(Erdal Arikan)发现的极化码有作为优秀信道编码的潜力,几年之后,华为的坚守有了成果。2016年,以华为公司主推的极化码方案成为5G控制信道场景编码方案,这也是中国公司第一次从概念研发介入到标准产品全链条参与的通信标准。2018年7月26号,华为在深圳总部举办“极化码与基础研究贡献奖”颁奖大会,百余名基础研究与标准领域的华为专家受到表彰,而5G极化码发现者土耳其教授——埃尔多尔·艾利坎(Erdal Arikan)则被颁发特别奖项,致敬其为人类发展而做出的突出贡献。在与埃尔多尔·艾利坎对话时,任正非表示华为会继续加大基础研究投入,点燃更多科学的灯塔。

董倩: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对这个问题看得这么清楚,你们在招人才的时候,像统计、数学这样的人才好不好招?

任正非:好招。

董倩:为什么你们好招?

任正非:因为全世界博士很多,我们国家这些年也进步了,特别是现在有大量的人才,从国外、海外回归,这对我们国家是一次机会,因为这个世界,有两次人才大转移高峰,第一次是世界大战结束以后,300万犹太人从苏联转移到以色列,崛起了一个高点。现在美国正在排外,它的科研就受限了。第二个我们可能有大量的留学生,在国外不能公平就业的话,他可能要回国,这个时候我们国家要敞开怀抱拥抱这些人,让他们到中国来多挣钱,让他们来为国家多发光。

其实我们有时候,我们跟外国人说,你把这个高科技卖给我们吧,你把这个东西卖给我们吧。当这个东西买回来,我们把这个蛋一打开,发现这个蛋是中国蛋,是我们中国鸡跑到美国生了一个蛋,然后卖给我们中国蛋,我们还交了关税,还要高价买回来,为什么自己的鸡不能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生(蛋)?第二,为什么不能让外国的科学家到中国来生蛋。大家都知道,美国有非常多伟大的领袖、政治家、哲学家、科学家,大部分出自穷困的东欧,我们为啥不能再把东欧的优秀人才引进到中国来生蛋?让他们有幸福的生活,让他们也感觉到环境,这样中国能把大量世界人才,像美国一样把科学家吸纳到中国来,这个国家怎么不能“井喷”呢。

华为未来:我想集中精力做华为

1987年,44岁的任正非从零开始创办华为,选择了高科技含量的电信。时至今日,华为成为世界领先的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致力于把数字时代带入到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为了这样的理想,75岁的任正非仍然孜孜以求。

董倩:在您心目中,华为发展到今天是不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任正非:华为现在出问题的,就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整个管理层级太多,我们正在改革,我们在五年左右,如果组织改革上能获得成功的话,我们可能是有战斗力的。

董倩:未来的华为公司,应当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应该是作战比较精干的,应该不像现在这么臃肿,这么多管理层次,这么复杂,这么多ppt,这么多会议,这么多无效的劳动。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百位改革先锋获得表彰。出乎很多人预料的是,一进秉持艰苦奋斗精神并创业出华为发展奇迹的华为公司任正非,并未在表彰人员名单。有报道说,这是任正非婉拒的结果。在采访中,记者也当面向任正非进行了求证。

董倩:因为在改革开放40年的纪念大会上,有100名改革开放的先锋,中央在表彰,说没有您的原因,是因为您主动申请深圳市委市政府别加上我,这是真的假的?

任正非:这是真的。因为我是这样想的,我想集中精力做华为。华为已经够复杂了,因为你们没有机会到我们海外研究中心看一下。这些科学家在这么细的地方,还有数千项专利在研究这些细节。所以是有很多细节才能组成这个宏观的。这些东西都是要有规划的,我觉得我的精力要放到内部的这个方面上。如果参加社会活动,就要消耗精力。另外你叫我开会,坐在板凳上两个小时,我坐不住,就会溜号,不光彩。

董倩:您做什么事的时候能坐得住?

任正非:我做公司工作的时候,能坐得住。

董倩:为什么这段时间,您会这么频繁地接受中外媒体的采访?

任正非:我是被公共关系部逼的。因为他们说,现在是处在一个危机转换的阶段,我们一定要让客户理解我们,一定要让18万员工理解我们,团结起来奋斗,渡过这个困难的时期。他们说还是你讲话有权威,那我就来讲话了。

董倩:还有人们特别关心的一点,外界有人说华为现在可能是从有公司以来是最艰难最危机的时候,您这么看吗?

任正非:不是。我们今年至少增长20%,每一个部门都跃跃欲试,我叫他们把计划报低一点,不然上头奖金就压你们了。

董倩:好的谢谢您。

来自: 央视新闻
文章点评